流浪动物救助中心_小动物收容所_浙江省小动物保护协会

流浪动物救助中心_小动物收容所_浙江省小动物保护协会

http://www.zjscs.org

菜单导航

依法行政与动物保护研讨会召开《动物保护法》

作者: 浙江省小动物保护协会 发布时间: 2021年02月19日 09:15:46

中华慈善新闻网北京6月11日电 近日,由北京市伟博律师事务所携手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、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、北京生态环保公益协会共同举办的“依法行政与动物保护——牡丹江市犬只屠宰中的法律问题”学术研讨会在京召开。本次研讨会的主题是叫停犬只的“私屠乱宰”,树立良好的消费习惯,最终推动我国动物保护的立法进程,制定统一的《动物保护法》或者《动物福利法》。

事件背景:五律师申请信息公开

2014年在牡丹江市政府的官方网站上出现了一篇《关于加强食用狗检疫(39)号提案的答复》的文章,主要内容是说牡丹江当地下发了一个定点屠宰肉犬厂的通知,当地畜牧局制定了一个肉犬屠宰检疫规程,准备对肉犬实行定点屠宰,集中检疫。一些公益律师看到了之后,对网页做了公证。

2014年10月30日,北京市伟博律师事务所律师李伟民联合臧云、安翔、王秋实、蔡春红四位律师,通过公开渠道查找牡丹江市发布的《牡丹江市区肉犬屠宰厂(场)实行定点屠宰管理实施方案的通知》和《肉犬屠宰检疫规程》未果后,联合向牡丹江市畜牧兽医局提交了《信息公开申请书》。

申请信息公开无果后,2014年12月17日,五律师向黑龙江省畜牧局提起行政复议申请。2015年3月13日,臧云前往黑龙江省法制办参加复议案件的听证会。牡丹江畜牧局答复:牡丹江畜牧局未在牡丹江辖区内许可过屠宰犬只的屠宰场(厂);牡丹江市食安办、商务局、畜牧局、规划局、环保局在2013年5月联合下发过《牡丹江市肉犬屠宰厂(场)实行定点屠宰管理实施方案的通知》,但该方案并没有实施。

2015年3月26日,黑龙江省法制办,黑龙江省畜牧厅,牡丹江市畜牧局工作人员来北京与律师见面,把律师的信息公开申请正式予以回复。他们表示没有许可过任何的屠宰犬只的屠宰场,虽然下发了一个定点屠宰的实施方案,但并没有实施,而且,他们认为这个事情不符合上位法的规定,所以要抓紧做这方面文件的废止工作。

吃狗肉的自由和经营狗肉的不自由

狗肉,吃还是不吃?私法上的“法不禁止即自由”与公法上的“法不授权即禁止”成为本次研讨会上争论的焦点之一。

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赵鹏认为,经营狗肉属于私法领域问题,应该遵循“法不禁止即自由”的原则,企业可以自设标准进行经营。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王贵松也持类似观点。

李伟民则强调:“根据目前的法律,吃狗肉是个人自由,是私法领域的问题,遵循‘法不禁止即自由’,但是经营狗肉的行为涉及国家公法的监管行为,并不能适用‘法无禁止即可为’原则,当前,中国市场上,经营狗肉的行为违反《食品安全法》28条的规定,未经检疫的狗肉,绝对不得作为食品销售,也就是说绝对不得经营,经营狗肉的行为属于违法。另外,国家明确规定,由农业部颁发犬只屠宰相关的检疫规程和标准,其他部门没有得到这个授权,在行政法领域,颁发检疫证书,这就是行政许可行为,要遵守公法领域的“法无授权不可为”,地方政府无权设立犬只的屠宰检疫规程和标准。

犬只屠宰经营监管之难

所谓检疫是否是强制性的要求,《食品安全法》第28条,动物在经营、流通的环节,上餐桌的时候,一定要经过检疫才可以上餐桌。蔡春红指出,“在国家法律规定,没有检疫标准的情况下,是不是企业可以自主的选择自己的一些规范,可以把它做一个检疫合法化上餐桌,我认为是不可以的。”

“有些小餐馆的麻雀肉、孔雀肉、鸵鸟肉、鳄鱼肉是没有检疫规程的,我认为所有上餐桌都是违法的,虽然北京也有鳄鱼肉的餐厅。但是在实践当中,因为我接触大量的志愿者,只要给食药监局打一个电话,我发现哪里有卖鳄鱼肉的,立马查处,没有任何问题。在没有国家的检疫规范的前提下,企业是没有自主权选择一个所谓的规范,认为法无禁止即为许可而把它合法性地搬上餐桌的。”蔡春红补充。

但是,农业部并未出台禁止以屠宰为目标的跨省调运的规定,也未出台犬只的屠宰检疫规程。2013年4月22日,农业部出台《关于进一步加强犬和猫产地和运输检疫监管工作的通知》,要求做到“一犬一检疫证”、“一犬一免疫证”,“一犬一实验室检测报告”。但是,犬只运输环节由于“一犬一证”成本过高,因此,几乎所有犬只的运输(包括宠物犬)的运输都很难符合该要求,因此,实践中更谈不上待屠宰犬只的运输,更加也谈不上犬只的屠宰检疫问题。所以,经营狗肉不可能合法。

加强动物保护立法是当务之急